[山西,黄河,山西黄河新闻网,山西新闻,太原]2018年
栏目:媒体新闻 发布时间:2019-08-10 21:22
9月末,我国外汇储备为30870亿美元,环比减少227亿美元,降幅为0.7%。9月份,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和境内外主体交易行为相对平稳,外汇市场供求延续基本平衡格局,尽管外汇储备规模出...

  9月末,我国外汇储备为30870亿美元,环比减少227亿美元,降幅为0.7%。9月份,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和境内外主体交易行为相对平稳,外汇市场供求延续基本平衡格局,尽管外汇储备规模出现环比下降,但估值因素是主因。汇率因素方面,9月末美元指数与8月末基本持平,主要非美元货币汇率有涨有跌,其中日元兑美元大幅贬值2.4%,英镑兑美元微升0.6%,导致我国外汇储备中非美元计老百胜客服价部分折算成美元计价后形成估值损失;利率因素方面,9月美联储加息带动全球债券收益率上升、价格下跌,使得外汇储备账面价值下降;结售汇方面,9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贬值0.8%,6月以来人民币相对美元持续贬值对结售汇行为的影响逐渐显现,9月银行结售汇逆差可能进一步扩大,对外汇储备规模形成负向影响。下一阶段,尽管在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美联储持续加息缩表、全球流动性有所收紧的背景下,外部环境不确定性上升,但国内稳健的基本面为外汇市场平稳运行提供了根本保障。在两方面因素综合作用下,四季度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会有波动,但总体将保持稳定。 二、国内经济形势 (一)国内主要经济指标 三季度GDP增速回落至6.5%,跌破持续近三年的6.7-6.9%区间,创近10年新低,但9月经济也有一些亮点。一是消费有所回稳,9月名义消费回升0.2个百分点至9.2%,继续扮演增长支柱角色;二是整体投资增速略有回升,主要受制造业投资反弹和民间投资企稳支撑;三是出口增速超预期反弹,人民币贬值、出口退税以及对美抢出口支撑出口走高。 当前实体经济面临困难增多,下行压力加大,市场信心极为疲弱。一是中美贸易战影响继续显现,对我国经济预期和信心打击较大;二是多项稳投资政策出台下基建投资继续创新低,房地产开发投资后续动能有限;三是汽车行业产销两端继续明显下行,继续拖累工业增加值和社会消费品零售;四是通胀中枢有所抬升,食品与非食品价格齐上涨;五是货币信贷增速偏低,M2增速小幅回升至8.3%,但中长期信贷下滑,表外融资继续负增长,银行风险偏好保持低位,资本市场融资功能基本丧失;六是中美经济周期和货币政赌场策分化加大人民币下行压力;七是调查失业率在上月回落后本月再度小幅回升。 1、GDP GDP三季度增速创近10年新低,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三季度经济下行压力加大。2018年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650899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7%。分产业看,第一产业增加值42173亿元,同比增长3.4%;第二产业增加值262953亿元,增长5.8%;第三产业增加值345773亿元,增长7.7%。三季度当季GDP同比增长6.5%,较二季度放缓0.2个百分点,放缓幅度扩大,且创2009年3月以来新低,显示经济有从前期“L”型一横再次下台阶的压力。从环比看,二季度GDP经季节调整后环比增长1.6%,较上季度放缓0.1个百分点,相当于年化增长6.56%,环比增速也创下有该数据以来(2010年开始)同期的最低值。 图十八:中国GDP同比增幅走势图 2、CPI 年内通胀压力温和可控。从下一阶段的走势来看,预计9月份CPI将成为全年高点,后期将渐进回落,PPI则在去年的基数偏高的基础上继续回落,通胀压力温和可控,物价大幅上涨的可能性并不大。一是从货币环境看,货币政策继续维持稳健中性。国庆节期间央行决定实施年内第四次降准,货币政策在边际上有所宽松,但银行层面风险偏好较低,信用创造意愿不足,M2增速难以抬头,将继续对物价形成压制。二是当前的总需求并不强劲。我国此前几轮物价上涨基本上都同经济快速增长相伴而生,更多属于需求拉动型,如果缺乏需求端的支撑,物价很难出现飙升。目前我国投资和消费整体疲弱,经济景气度并不高,下行压力之下,物价难有表现。三是从技术因素看,当前CPI提升更多的是供给冲击等临时性、结构性因素,随着这些因素的消退,CPI涨幅有望在四季度见顶回落。同时,去年四季度CPI与PPI的基数相对较高,未来翘尾因素进一步下降都将拖累物价涨幅。 图十九:中国CPI同比增幅走势图 3、PPI 弹性更大的PPI连续回落,主要受去年高基数影响所致。从环比看,7、8、9月PPI分别环比上涨0.1%、0.4%和0.6%,表现并不弱。特别是9月份受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整体上涨,石油、天然气价格重拾涨势推动,9月PPI环比达到今年以来最大的环比涨幅。而PPI同比增速之所以回落,原因在于去年同期PPI的环比涨幅更大,形成了较高的基数。 图二十:中国PPI同比增幅走势图 4、融资规模 新增社会融资规模首次纳入地方专项债。9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2.21万亿元,比上月多2768亿元,比上年同期少397亿元。此次央行公布的社会融资规模统计数据中新纳入了地方政府专项债券,一方面是由于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对银行贷款、企业债券等有明显的接替效应,尤其是今年年初以来,地方专项债的发行明显提速,对其他渠道融资的挤出效应日益显著;另一方面,地方政府专项债也在一定程度上承接了过去融资平台公司的融资职能,随着专项债融资规模的上升,城投债融资规模呈现下降的趋势,将专项债纳入社融口径能够减轻融资主体转换对社融数据的扰动。此外,此次调整也表明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交融日益加深,边界渐趋模糊,将会对我国国内经济周期和资产价格带来深远的影响。 社融结构仍然存在隐忧。9月社融规模增量达到2.21万亿元,不过剔除7389亿元地方专项债后,旧统计口径下的社融规模仅14665亿元,略低于市场预期。同时值得注意的是,社融存在结构性隐忧,表现在表外融资继续收缩、债券融资和股票融资处于低位,社融增量主要依赖表内贷款及专项债。随着资管新规影响的逐步发酵,9月表外融资继续收缩,信托贷款、委托贷款和未贴现票据共计减少2891亿,降幅较上月扩大217亿元;9月中旬,中央发文提出对严重资不抵债失去清偿能力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依法实施破产重整或清算引发城投债规模收缩,导致9月企业债券融资仅录得142亿元,较上月大幅下降超3000亿元;随着近期资本市场深度调整,境内股票融资持续低迷,今年1至9月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仅略超去年同期的一半。而另一方面,银行体系风险偏好没有明显改善,贷款结构上仍主要投向零售端及对公短期;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对实体经济的提振作用可能弱于其他融资渠道。 5、财政收入 财政:收入增长稳中趋缓,支出进度总体加快。